畅通“大循环”“双循环”推动高质量发展——专家热议构建新发展格局

畅通“大循环”“双循环” 推动高质量发展——专家热议构建新发展格局

新华社北京10月10日电 题:畅通“大循环”“双循环” 推动高质量发展——专家热议构建新发展格局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张辉认为,过去我国更加依托外需,随着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提升,我国逐渐转向内需驱动。下一步,要以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流通体系,把生产和消费更好结合起来,以强大生产能力支撑国内巨大市场需求,以国内市场体量反哺生产转型升级。

2.高水平建成全光网省。 深入推进全光网省建设,完善以广州、深圳、珠海为中心的骨干光纤网络布局,推进广州互联网交换中心等交换平台协同发展,推进F5G(第五代固定网络)建设。推动骨干网、城域网、局域网扩容提速,保障5G网络、数据中心等设施低时延、高带宽应用需求。提高固定宽带网络接入能力,全省光纤用户免费、免申请提速至100M,推进千兆宽带进住宅小区、商务楼宇,加快实现全省20户以上自然村光网全覆盖。实现IPv6全面部署,探索融合网络、计算、处理于一体的新型网络架构。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原副校长林桂军认为,要在开放大国的视角下审视“大循环”“双循环”,同时要建立系统的全球价值链风险防控体系,包括风险识别、风险评估、风险化解等。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看来,理解新发展格局要紧紧抓住“循环”这个关键点。他认为,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畅通经济循环,应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深入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加快构建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化市场体系;应加快完善科技和产业创新体制机制,加快建设创新引领、协同发展的现代化产业体系。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近来备受关注。如何准确认识新发展格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如何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10日举行研讨会,多名专家学者就此分享观点。

“‘内循环、双循环’是我国实现高质量发展、更深层次改革开放的必由之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认为,未来我国需要通过加大研发投入、提升科研成果转化率,加大对企业扶持、营造良好营商环境,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扩大民众消费等综合措施,消除痛点、补齐短板,更好激发内生发展动力。

5.前瞻布局未来网络。 推进未来网络试验设施(深圳中心)建设,构建世界首个以链路层虚拟化为基础的深度虚拟网络。支持未来通信技术探索设施建设,为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提供基础科技支撑。加快建成广佛肇量子安全通信示范网,规划建设粤港澳量子通信骨干网,部署建设量子卫星地面站,推动与国家广域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络无缝对接,探索构建量子互联网。加快北斗卫星地基增强系统建设,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积极参与卫星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在卫星制造、卫星部组件生产、卫星系统运营和产业落地应用等环节布局,逐步构建无缝覆盖、安全可靠的卫星网络设施。率先开展第六代移动通信(6G)、太赫兹通信等技术研发,争取在基础研究、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标准规范等方面取得突破,为未来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提供重要技术支撑。

“只有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才能更好发挥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效果。”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晓说,面向未来,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要求由“门槛式”开放转向“规则式”开放,要着力增强我国在区域经济市场规则的兼容性,更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改革。

在推进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主要包含以下任务:

新华社记者刘红霞、魏梦佳

与会专家学者认为,后疫情时代,我国仍需保持一定的宏观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进一步释放制度红利,着力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构建更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

在他看来,构建新发展格局关键在于创新驱动、创新引领,实质在于均衡发展,战略基点在于扩大内需,战略方向在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战略支撑在于以“一带一路”引领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战略突破在于打造区域性的新增长极和开放新高地,战略目标在于全面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认为,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必须促进“大循环”“双循环”良性互动,弹好经济内外均衡协调发展的“钢琴”。

1.高质量建设5G网络。 编制5G基站总体布局规划,加快5G网络建设,支持基础电信企业以5GSA(独立组网)为目标,加快建成5GSA核心网,扩大700MHz频段广电5G网络在广州、深圳等地的试验和建设规模。到2022年,全省5G站址达35万个(含储备站址),累计建成5G基站22万个,全省基本实现5G全域覆盖,珠三角地区建成5G宽带城市群,粤东粤西粤北地区城区、县城及中心镇镇区实现5G网络覆盖,全省5G用户数达6000万户。持续扩大5G专网在重点行业和领域的覆盖面,争取国家支持建设1.8GHz频段4G-LTE无线专网,加快5.9GHz频段车联网试点,探索打造以1.4GHz频段为主的无线政务专网。

“理解新发展格局,千万不要把它看成短期的、特别是国际情况变化和新冠肺炎疫情来了以后的一个应急之举。”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说,它是实现我国现代化目标的历史要求,我国需要以新发展格局重塑经济新优势。

4.打造全国领先的工业互联网。 支持工业企业应用5G、PON(工业无源光网络)、NB-IoT、TSN(时间敏感网络)等新型网络技术升级企业内网。推动标识解析国家顶级节点(广州)扩容增能,到2022年,建成50个以上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二级节点,累计标识解析注册量超过15亿,构建更加完善的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应用生态。支持制造业企业、信息通信企业、互联网企业、电信运营商等牵头或联合建设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到2022年,建成5个以上国家级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20家以上行业/区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带动超过5万家工业企业“上云上平台”。

3.推动物联网深度覆盖。 深入推进物联网全面发展,统筹利用4G、5G、NB-IoT(窄带物联网)和光纤等接入技术,打造支持固移融合、宽窄结合的物联接入能力。加快NB-IoT网络建设,加快实现珠三角地区深度覆盖、粤东粤西粤北地区城区及县城普遍覆盖,引导新增物联网终端向NB-IoT和Cat1(速率类别1的4G网络)迁移,有序退出2G、3G网络。积极发展LPWAN(低功耗广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