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转向”

【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作者:刘秀萍(北京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不少美媒也认为,世卫组织不过是美国政府发起的“指责游戏”的又一牺牲品。美国政府宣布退出世卫组织,实际是为转移国内民众的注意力以及对政府应对危机不力的指责,是“甩锅”的升级版。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王浩认为,本届美国政府执政以来,“退群”行为具有连贯性,这与本届政府秉持的“美国优先”、反全球化等外交理念相关。退出世卫组织,是其“退群”惯性的最新体现。

近年来,美国政府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组织以及退出伊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中导条约》等国际协定的“退群”戏码层出不穷,给国际多边机制带来一次又一次重创。

恩格斯为马克思解决“苦恼的疑问”提供了思路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车挥手告别 刘鹏 摄

美国自身同样难躲冲击。《国会山报》网站刊文称,“美国退出世卫组织将自食其果”。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参议员梅嫩德斯批评说,“此举既无法保护美国人民的生命,也无法维护美国的利益,只会让美国人民遭受病痛,令美国陷入孤立”。

不仅如此,恩格斯早期的观察和思考还为马克思最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拓宽了视野。

虽然国际社会对于美国屡番发生的“退群”行为已不陌生,但在全球疫情形势仍旧严峻的关键时刻,美国政府向世卫组织发出的这封“分手信”依然引起相关国际组织以及各国的强烈不满。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国内政治成为美国现任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改弦易辙的推动因素。美国现任政府的支持者对建制派政治精英的认可度较低,对‘美国人’的身份认同、人口结构变化和多元文化充满焦虑,对自身狭义经济利益的关注远超对全球利益的关注。”孙成昊指出,美国政府在经贸、全球治理和集体安全方面的“退群主义”和“甩锅”行为也有迎合这部分民意的意图。

有分析指出,除了给国际合作抗疫行动使绊子之外,美国退出世卫组织这一事实也会产生财务后果,因为美国对世卫组织的捐款约占捐款总数的15%。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鹏指出,对于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而言,其国际领导力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在全球治理能力上。当前,正值全球抗疫的攻坚期,美国退出全球最重要的公共卫生治理平台,并且拒绝帮助别国,将使其国际领导力受到损害。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杜哈里克7月7日证实,古特雷斯已经收到美国退出世卫组织的通知。由于退出世卫组织需要提前一年通知,因此美国的退出决定将于2021年7月6日起生效。在此之前,美国必须付清目前拖欠世卫组织的2亿多美元会费。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赛博朋克2077专区

“无论是之前退出伊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还是现在退出世卫组织,美国政府的行为都会让国际社会对其外交延续性打上一个问号。未来,再有类似的谈判或多边协议,美国的国际信誉将受到质疑。”孙成昊说。

以上的梳理和分析表明,恩格斯对社会具体问题的细致观察、对实证材料的高度重视,为思想起源期的马克思所关注和吸收。这不仅有助于解答其“苦恼的疑问”,更预示着,在这一基础上,擅长哲学思考和理论分析的马克思必然把对“资本”问题的探究引向深入。

其二,《手稿》充满了对处于异化状态下的工人处境的同情和对无产阶级革命的期待,而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为此提供了大量感性的材料。英国是资本运作最典型的国家,工人阶级的贫困和痛苦也表现得最为完备。恩格斯用21个月的时间进行了“亲身观察”,并从英国的报纸和书籍中搜集到了完整的、必要的“可靠材料”,据此写成了这部名著。而《手稿》在此基础上引入了“异化”概念,对工人阶级的生存状况作出了更深入的分析,认为工人以工资为收入形式的“谋生劳动”是强制性的而非自愿的、作为人的享受的劳动,即“异化劳动”。这就决定了无论社会处于衰落状态还是增长状态,工人的宿命只能是持续不变的贫困,进而马克思指出,要改变工人的生存状况,就要消灭劳动的异化。

“甩锅”“退群”闹剧升级

“美国‘退群’之后,这个资金缺口由谁来补?目前看来,其他国家难以在短期内弥补美国留下的资金缺口。”孙成昊指出,面对疫情,绝大部分国家仍处于自身难保的状态,美国“退群”造成的资金问题将会影响世卫组织开展一些抗疫项目。“在全球疫情依旧肆虐的背景下,美国在这个时间点悍然退出世卫组织,将打击全球卫生健康协调机制,是非常不道义的行为。”

马克思是在1843年10月开始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他从主要摘录他人著述的《巴黎笔记》着手,逐步过渡到初步阐明其主张和观点的《手稿》的写作,这是他在这一领域的入门之作。1844年8月底到9月初,恩格斯与马克思在巴黎见面,朝夕相处了10天,就各自的思考展开了极其详尽的交流和讨论。那时,恩格斯的《英国状况》已经发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也酝酿成熟,马上要进入写作状态,恩格斯将其主要思想乃至结构设计告知了马克思,致使《手稿》所讨论的问题及其观点与恩格斯的著述产生了关联。

“政治经济学转向”对于马克思一生思想的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马克思大学期间的专业是法学,同时致力于文学创作和哲学研究,还特别重视历史学习,这些构成其思想起源期的学科背景和知识资源。之后,马克思的思想发生了“政治经济学转向”,从而以深刻的资本批判确立起其在哲学界的卓越历史地位,这也是18世纪以来经济学研究的重大课题。对于马克思的这一思想转向,恩格斯起了关键性的促进作用。

此外,游民商城现已上架了一批《赛博朋克2077》的游戏周边,感兴趣的读者可点击下方的商店链接进行查看。

恩格斯为马克思最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拓宽了视野

恩格斯这篇在政治经济学“这门科学方面内容丰富而有独创性的著作”给马克思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不仅在《德法年鉴》上刊出了恩格斯的文章,在《巴黎笔记》中做了专门摘录,更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的序言中给予了高度评价。如果说过去在诸如对关于林木盗窃法辩论的分析中,马克思也曾经意识到研究经济学的必要性,那么,恩格斯的论著既让他感到这种研究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更直接促成了他的“政治经济学转向”。

“美国时隔72年要与世卫组织‘离婚’”,韩国《每日经济》近日报道称,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加速蔓延的当下,美国政府却决定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在筹办《德法年鉴》过程中,马克思读到了恩格斯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这篇文章不仅指明了政治经济学研究对于探究当代资本主义的重要性,更考察了这门科学的产生和发展的历史,同时站在新的立场上透析了政治经济学的基本范畴。恩格斯认为,政治经济学的产生是商业扩展的结果,而政治经济学的演变过程是同商业和私有制的发展相联系的。以往的国民经济学从某种程度上揭示了资本社会的要素及其机制,但掩盖了资产者对劳动人民的掠夺。为此,恩格斯重新审视了政治经济学的内容,分析了经济危机等问题。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对世卫组织的不满与指责不断升级。从“甩锅”,到宣布“断供”,再到如今决定“退群”,美国政府的任性举动给面临严峻挑战的全球抗疫行动带来诸多变数。

其一,《手稿》自谓是以批判国民经济学、建立自己的政治经济学说为目的的,这一意旨受益于恩格斯。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中,恩格斯认为,经济学在18世纪发生了革命,但新的经济学即以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为基础的自由贸易体系只前进了半步,因为它“没有想去过问私有制的合理性的问题”。在《手稿》中,马克思沿着恩格斯的思路指出,“国民经济学从私有财产的事实出发。它没有给我们说明这个事实”,“没有指明这些规律是怎样从私有财产的本质中产生出来的”,而自己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则要“从当前的国民经济的事实出发”,以超越国民经济学。

据河南中原铁道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作为在跨省旅游业务开放后的首趟跨局跨省旅游专列,疫情防控仍然是重中之重,该公司将细化防控应急预案,做细做实团队出行的每一个环节,旅游专列车辆定时消毒,出团前测量体温、核对绿色健康码、全程工作人员引导游客正确佩戴口罩、使用公筷公勺。同时,还为旅游团配备了随团医务人员,备好一次性口罩和免洗消毒洗手液等防护用品,确保游客游得安心、玩得开心。(完)

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8日表示,美国的决定是“国际合作的挫折”。意大利卫生部长斯佩兰扎指出,此次公共卫生危机表明,世卫组织需要改革,但不能被削弱,美国政府的选择是“严重且错误的”。

《赛博朋克2077》将于2020年11月19日正式登陆PC/X1/PS4平台,并包含XSX/PS5免费升级,游戏也将会登陆谷歌云平台Stadia。敬请期待。

随着观察的深入,恩格斯由出于人道主义的道德义愤上升到对历史发展和资本所主宰的社会整体结构的反思。1843年9月到1845年3月,他先后完成了《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英国状况》《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等著述,他清楚地意识到:“迄今为止在历史著作中根本不起作用或者只起极小作用的经济事实,至少在现代世界中是一个决定性的历史力量;这些经济事实形成了产生现代阶级对立的基础;这些阶级对立,在它们因大工业而得到充分发展的国家里,因而特别是在英国,又是政党形成的基础,党派斗争的基础,因而也是全部政治史的基础。”在当时,这种对资本社会的透视是非常独到和深刻的。

美国《国会山报》8日也发文呼吁美国国会、法院以及公众制止这一“不利于美国国家利益的鲁莽决定”。

据介绍,在6天的“纯玩”行程中,游客们将乘坐本次旅游专列徜徉于广袤的大地上,观“长河落日”,品“清水绵长”,拂去西北神秘而诱惑的面纱,一睹戈壁草原上孤鹜惊鸿。既能观赏到甘肃、青海的美景,又能亲眼目睹到两地“脱贫攻坚”的丰硕成果,整个行程安排风景奇趣娟秀、文化内涵丰富,让来自喧嚣都市的游客充分浸润“河西走廊”的幽静隽永,尽情享受甘青两地的美食美景。

游客陆续登车 刘鹏 摄

“目前,美国国内疫情出现反弹,尤其是南部、西部的疫情较为严重,美国联邦政府面临较大压力,很难在全国层面协调各州抗疫。这种形势下,美国退出世卫组织,试图释放一种信号,即疫情失控的责任在世卫组织,而不是政府。”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孙成昊向本报分析称,“退群”是美国政府“甩锅”世卫组织的延续。

联合国基金会主席伊丽莎白・库森斯认为,美国政府此举目光短浅、非常危险,世卫组织是唯一有能力领导和协调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机构,终止美国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将“破坏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使我们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还有分析指出,美国政府此番“退群”之举早有预谋。在2020年2月的最新预算提案中,美国政府就呼吁将美国对世卫组织的摊款削减至5790万美元。

美国方面还曾传出消息称,美国在“退群”之后可能另起炉灶,建立一个由美国主导的具备世卫组织职能的全球性机构。“如果真是这样,美国实际是‘以退为进’,重建一个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多边机制。如果美国这么做,对全球治理和国际秩序都将造成较大冲击。”孙成昊说。

世卫组织每日疫情报告显示,截至欧洲中部夏令时间9日10时,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184万例。不断刷新的数据提醒着人们,疫情仍在加速蔓延,尚未达到顶峰。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在此关头,美国的“退群”行为既是对国际抗疫努力的极大损害,也给全球公共卫生健康带来重大威胁。

其三,贯穿《手稿》的主线是对私有财产的批判,但这种批判是以客观地理解私有财产的历史作用为前提的,这与《英国状况》中恩格斯的思路相当吻合。恩格斯认为,18世纪的资本主义是人类从基督教造成的那种分裂涣散的状态中联合起来、聚集起来的世纪,虽然没有解决贯穿于人类历史的对立,但却使对立的双方在针锋相对中得到了充分的发展,而这恰恰是消灭对立、走上解放道路的必要步骤。《手稿》中承袭了这个思路,马克思指出,“自我异化的扬弃同自我异化走的是同一条道路”,这是一条否定之否定的发展之路。在人类历史的发展中,资本主义私有制以财富的形式感性地呈现出以往人类发展的成果,而共产主义的实现就是对私有财产造成的人的异化状态的扬弃,是人的本质的真正实现。

据了解,在复工复产后,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所属河南中原铁道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郑州中原铁道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在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步入常态化的条件下,紧盯区域旅游市场蓄积已久的跨区域旅游需求,第一时间与专列出行优惠政策地区接洽,在往年开行西北专列的基础上,优化线路行程,设计本次产品,在推出后即受到大众热捧,短短数天就集满600多名游客。

早于恩格斯两年出生的马克思,从小受到启蒙主义、理性主义的熏陶,大学阶段又受到青年黑格尔派自我意识哲学的影响。之后,在为《莱茵报》撰稿和参与编务的过程中,他遭逢了诸如“林木盗窃法”“摩泽尔地区贫困问题”等现实事件,看到了现实的物质利益对不同等级的个人的立场、言论和行为的支配,由此产生了“苦恼的疑问”:在一个为不义和异己的利益所支配、国家沦为私人利益工具的世界里,普遍的自由何以可能?为了解答上述问题,马克思一方面在《克罗茨纳赫笔记》中通过对各国政治演进历史的考察,探究了所有制、阶级、国家和法及其在社会中的作用;另一方面试图通过对黑格尔《法哲学原理》的研读,思考政治国家的异化及其扬弃。这些探索虽然让马克思意识到,是“市民社会决定政治国家,而不是国家决定市民社会”,但是对“市民社会”特别是其中的经济关系的状况和实质,他还没有深切的理解。

200年前,恩格斯出生在普鲁士莱茵省的巴门市。他天资聪颖,饱读诗书,善于观察和思考问题,从小对家乡伍珀河流域的社会状况和不平等的现实就有深刻的体会。按照经商的父亲的规划,他高中没有毕业就进入了家族公司,后来又被派往当时德国最大的商港之一不来梅习商,1842年更被安排出国,到曼彻斯特去学习英国先进的经商方法。这些经历让恩格斯发现,即使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工人与资产者的生活境况却有天壤之别,他们各自居住的区域被严格地分开,属于资产者阶层的人如果只是出去办自己的事或散步,是一次也不会走进工人区的。但是,当恩格斯下班后特地进入到工人区,那里的破败和肮脏、工人恶劣的工作环境乃至各种各样的致残、致死事件都会赫然呈现在眼前。他强烈地感受到,资产者只是为金钱而存在的,他们只有将同为人类的工人置于非人的、牲畜般的生存境况下,尽一切可能进行压榨,才能不断满足其无尽的欲望。

今年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由于世卫组织在处理新冠肺炎疫情时表现欠佳,美国将暂停资助世卫组织,并对该组织进行为期60天至90天的审查,希望其能进行有意义的改革。5月29日,特朗普又宣布,由于世卫组织“拒绝执行美方所要求的改革”,美国将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称,在7日提交“退群”通知时,美国再次指责世卫组织对新冠肺炎疫情反应迟缓。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威胁退出世卫组织的闹剧已持续数月之久。

恩格斯早期对资本社会的观察和思考

美国国内同样掀起一阵反对声浪。在“退群”通知发出两天之后,7月8日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00万例。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批评称,美国退出世卫组织是毫无意义的举动,在数百万人生命处于危险中的时候,美国政府正削弱击败病毒的国际努力。